冷战甜咸两党是哪两党 正宗豆腐脑是咸的还是甜的

那年那兔那些事中为什么说冷战的原因不是甜咸两党的?

是的,冷战就冷战,认错也要对方先,你再怎么忍都忍下来,否则你就会失去自我,失去自尊,一个连自己的自尊都不要了,那么他也不会珍惜你。有些事情如果不是你错,就没有去承认这个不属于你的错误,这样只会让他觉得更加不懂得珍惜对方,不懂得知错就改。

为什么《那兔》说冷战不是因为甜咸两党的争斗引起的呢?

本来就不是啊,要不是搅屎棍美苏就会友好的平分天下了。欧洲搅屎棍了可不是浪得虚名吧。

《那年那兔那些事》中第8集毛熊和鹰酱说“就是和甜党过不去,就是和咸党过不去。”后一闪而过的字是什么?

昨天上课的时候,对面教室正在上《形势与政策》,只听那位老师用话筒一直响亮的强调:“美国从建国起,就是两党轮流执政......”

讲真,我当时突然有一种推门进去纠正的冲动——大哥,你有木有查查资料啊,美国刚建国的那会儿,民主、共和两党可是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呢。更何况,相对于民主党而言,共和党的诞生,还再要晚半个多世纪。

好了,咱们还是回到话题上来,要说美国的驴、象两党为什么能够长期保持势均力敌,没有出现过特别明显的被“吊打”情况,更很难杀出第三个可以相提并论的政党,得从两党的组织形式、演变历史和选民构成这三个方面捋一捋。


实际上,美国的民主和共和两党说是“政党”,却更像是两撮人为了利益均衡而组成的阵营。它们至今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党章和党纲,所谓的“党纲”,其实就是竞选纲领,每四年写一次,多在确定总统候选人的党代会上表决通过。

所以,这些“纲领”,主要以政治承诺为主,内容具体、时效性强,多是通过拟定具体的政策措施,来体现该党的基本政治主张和思想倾向。

甚至,在党员管理上,也较为随便,人员变化频繁,差异性很大。

比如,曾被戏称为“潜伏民主党中的美国共产党”的桑德斯老爷爷,2016年的时候先是加入了民主党,后来因为自己那一套“公有制、高福利”的政治立场无法被民主党建制派接受,又宣布放弃民主党身份,成了独立候选人。

再后来,到了去年,桑德斯又重新加入了民主党,并以民主党党内候选人身份,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继续着那套看起来跟美帝理念格格不入的“大政府、均贫富、都免费”的政治主张。

还有,前段时间非常“红”的,曾赢得咱们中国网民一片叫好的美国民主党党内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在竞选演讲中,倾情主张——政府监管大型科技企业、控制大型银行并将其与证券交易商分离、拆分四大巨无霸型科技公司,禁止用压裂的方式开采页岩油、大型公司董事会席位40%必须由工人代表担任、禁止私人健康保险,对富人征收重税来实现全美免费医保和免费教育bla bla bla.

讲真,她老人家的竞选纲领,细品品,还很有点“社会主义救美国”的味道呢。

更显得另类的是,沃伦还曾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接受“金主”的竞选捐赠,只依靠普通民众的募集,走的是“人民路线”。

滑稽的是,跟“向富人发起阶级斗争”的桑德斯和沃伦同属民主党的,还有身价是特朗普十几倍,“金主”本尊亲自披挂上阵的大财阀,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

(几位老人家的“擂台”——右起,1941年的桑德斯,1949年的沃伦,1942年的布隆伯格)

想必,通过民主党的这些风格迥异的候选人,咱们也能看出,两党内部一直存在多种政治派系、立场和声音,甚至在民主党内部有跟共和党倾向相同的保守派群体,在共和党内部也有自由派系。

这样一来,看似两党,实则代表着诸多党派的理念和诉求,以利益交换的手段来形成联盟,操作上非常灵活,并不强调坚持绝对的核心纲领。

所以它们能最大程度的照顾到各类选民的政治诉求,从而维持自己的传统票仓,来保证相对均势。


接着,咱们再说说这两党的粉丝分布。

从历史上看,相比始于1791年的民主党,共和党的正式参政,则要晚的多。

1854年,早前从民主共和党内分裂出来的辉格党与北部民主党和其他反对奴隶制的派别,开了个大会,宣布联合组建了美国共和党。

1856年,新生的共和党第一次参加了总统大选,坚决反对奴制度的共和党候选人费蒙特,败给了老牌的民主党。

直到四年后的1860年,大名鼎鼎的林肯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共和党总统。

这之后的半个多世纪,民主党一直带有明显的保守主义、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色彩,南方的红脖子、虔诚的基督教徒、白人至上和贸易保护主义者都属于他们的铁杆选民;

而共和党呢,则总被看作是开放、进步、包容的一方,反歧视、支持女权运动,主张开放贸易和移民等等。比如,“废除奴隶制度”、颁布“公民出生国籍认定”(在美国领土上出生的就自动成为美国公民)、不以财产为限制,投票权利扩展到了所有21岁以上的白人男性、保障工会活动等等。

很显然,这种“站位”,跟当今驴象两党的基调几乎完全相反。


没成想,从上世纪30年代,经济危机中的上台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开始,两党竟然走向了角色互换。

这期间,有关自由劳动力、种植园经济和工业发展之间的南北矛盾已经不复存在,两党受均受到了现代工业发展、新科技革命、二战和冷战的影响,利益的焦点逐渐重新进行了分配、整合。

此时,民主党更多的代表了新型科技类企业主、工会、中产阶级的利益,对于种族和性别方面的“平权运动”相当热心。

而共和党则成了垄断大资产阶级、能源领域寡头、美国传统制造业企业主和保守主义分子的代言人。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两党完成了全部“角色互换”。

从这时起,我们可以看出,民主党的票仓基本分布在东北部、北部大湖区,东西海岸以及各个州的主要大城市群,它们多属于经济发达,中产阶级人口占比高,且非常吸引外来移民的地区。

而共和党则更多的迎合来那些崇尚绝对自由市场理念的大企业主、军火商、能源领域寡头、“圣经带”的宗教保守派人士和南部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等等。尤其是后两者,很多属于经常被嘲笑“反智”的“红脖子群体”。

大家可以看下图,越红的越倾向于共和党,越蓝越“粉”民主党,紫色为摇摆州。虽然红色面积较大,但很多都属于经济相对欠发达地区和农业州,人口密度小;而蓝色面积小,但经济发达,产业集中,城市化水平高,因而人口密度大。

因此,从人数上看,两党的“粉丝”数量,大体就是五五开,不相上下。

在近年来的历次大选中,决定最终结果的,往往都是“摇摆州”的选票走向和一些小众选民的“站队”。

比如,全美范围内的有五个著名的“摇摆州”——密歇根、维斯康星、内布拉斯加、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州,近二十多年的选举中,在最后的冲刺阶段,它们总被用做两位候选人冲刺的关键。

据说,2016年,为了赢得大选,川普的竞选团队瞄准了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坚持过着19世纪生活,赶着马车出行、从不看电视、上网的阿米什人。

共和党“教友”们,开始以“上帝的名义”,一家一家的跟他们促膝相谈——美国需要你们的祷告:一旦民主党上台,同性恋、堕胎等亵渎上帝的“乱象”,加上各种异教徒的“入侵”将会毁掉当今的安宁生活.....全球化再发展下去,你们的农产品也没了市场,破产将是早晚的事儿!

然后......这些不问世事的阿米什人,竟然赶着畜力车来给川普投票了,虽然人数不多,但给当年共和党微弱的胜出优势,还是做了很关键的贡献。


总之,对于驴、象两党在大选中轮流坐庄的现象,主要就取决于它们的根基非常深,纲领和组织形式特别灵活,因而整合了大多数选民的政治诉求,更迎合了背后不同派系的资本集团。这种情形下,其他小党根本不具备发展壮大的生存空间,留给它们的选择,几乎只有根据自己的政治理念,主动加入驴子或者大象的阵营。

你最爱的是甜豆花还是咸豆花,为什么?咸甜党之争又来咯?

豆花喜欢咸的还是甜的?

我是南方人,肯定喜欢吃甜的啦。南方人的口味一般都比较清淡,吃不习惯咸味的豆花,他们一般会在豆花中加入一些白糖或者说一些其他甜味的调制品来调节豆花的味道。

我第一次看到还有麻辣的,看了一眼就直接放弃了。连试都不敢试,脑子里只有白砂糖的影子。。

这咸的在脑子里回荡,这玩意能吃吗?!

还是甜的好。。想想都觉得好吃。

尤其是龙川那边山脚底下做的豆腐花,那山泉做的,入口即化。。好吃到爆炸。。

好久没有吃饭了。特别想念啊。。

如何看待甜咸党之争?

每次看到这种问题我就很无奈,袁隆平爷爷有一件事可能做错了,就是让一些人吃的太饱了。闲成这样来平台扯皮占用资源,问些毫无意义的问题。

老话说的好,所谓:“众口难调”。各地的厨师行业也都有句话说的是:“百菜百味”。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饮食喜好饮食习惯。虽说:“南甜北咸”但是南方人偏爱咸味的也不在少数。北方喜欢甜食的也不可计算。单纯的以口味扯皮毫无意义,人们的口味只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罢了。

总不能因为现在有大量的素食主义者就来个“荤素之争”。有大量的减肥群体就来个“卡路里之争”吧?

那样的话国人会不会每天生活在键盘侠的战火硝烟之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china-wolong.club/article/28386.html

卧龙腾飞实业有限公司

http://china-wolong.club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卧龙腾飞实业有限公司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卧龙腾飞实业有限公司技术支持